• 2011-05-28

    prison break

    Watched Lost in translation, again.

    Reminds me of all the sleepless nights I spent in Paris, London, New York, Sydney, Amsterdam, wondering who I am, what I do, why I live. Didn't know how I got through without cigarettes.

    Guess we all have a prison to break.

     

  • 2011-03-20

    quick though

    Catastrophe is the ultimate test for humanity. Some stay to do the job facing death, some run away for their lifes. However technology has being progessing during our human history, humanity itself never really changed.

    It's in front of such catastrophe that we respect the ultimate power of mother nature, start to understand the uncertainty of life, and see normal people turn heoric. And it's the accumulation of these respects, understanding and sighting that make people who live to see the catatrophe wise and profound.

    And, well, there are the big crowd who buys salt. Sometimes I am just curious in exactly how weak these people have to be. And the saddest thing is that although humanity is defined by the heroic minority our society is defined by the crowd at large. In a democraatic county, they get to influence decisions. That is probabaly the biggest enemy of democraacy.

     

  • 2010-11-20

    Going Home

    So, in a blink of an eye, trip is ending.

    Never had any expectation from the trip. Was here 13 years ago, never saw the point of it.

    For the next five days, I stayed in a room, day after day, song after song, cigarette after cigarette.

    Last time I had so much time alone was, when I was,hm... never.

    Past was like a movie, frame by frame, flashing in front of my eyes.

    Where from, where to, what to, how to, and, who am I? Some I have answers, some I don't.

    So many questions, so little time.

    Time's up.

    Put out the last cigarette, pack up the same bag, leave in the same car, same flight. Back to square one.

    Is it?

    Leave fate to fate, destiny to destiny. 

    Every journey is one of the kind.

    Best of you BY Foo Fighters

  • 2010-11-17

    春天里

    http://sinaurl.cn/h4Y2mr

    第一次看到这个MV是一个早上,看到一半,眼泪已经淌下来。DD走过来,轻轻抱着我,擦掉我的眼泪。静静坐了很久,起身去上班。到多伦多,没什么事儿,又翻出来看,眼泪再次默默流下。

     

    每天,我们生活在既定的场景里,为自己的生计挣扎,为自己寻找乐子,为自己追逐梦想。赚到钱的人,享受自己的生活,或怡然自得,或纸醉金迷。不然就过着油盐酱醋的市井生活。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灰飞烟灭,廖无踪迹。无可厚非却全无意义。

     

    我突然觉得,自己为这个国家,为社会,为当中挣扎求存的人们,做的太少了。这世上,有太多我们可以轻松完成的工作,能改变很多人的人生。制作片子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尤其是那个长的像郭敬明一样的小伙子,都非常非常非常高尚。只希望他们他们在生活的磨砺中,仍然能保持那火热的心。但愿我一息尚存,也能如此。

     

  • 2010-07-18

    Napa mornings

    Every journey is unique. 

    It's in those journeys one starts to unveil the true profoundness and simplicity of life.

    Every life is one of the kind.

    Salute, embrace, explore, all the way.

     

     

  • 2010-07-02

    2010-07-02

    夜不能寐。站在阳台上抽烟听歌。

    非常开怀的看完杜拉拉的电影,我觉得这是出打动人的好戏。在我心里,已无桥段剧本,也无场景着装。现在所有的事物,好与不好,都直接冲着我的内心。心之外,已经没有那层壳。

    我从未在一个办公室的环境中生存过,我从未有过严格意义上的同事,我只有客户和下级。高盛短暂的经历,只能让我看到当中的剪影。我发现其实我很羡慕那种环境,平等而单纯。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机会。我能做的,大概只是为我的员工努力缔造一个这样的地方,良好的环境,优厚的待遇,职业的梦想,让人自豪的公司。

    面对窗外通明的灯火,我在想,我不设防的内心究竟能承载多少。生命是场永无止境的旅程,我只能,全力以赴。

     

  • 2010-02-14

    就这样吧

    DD让我写博客。

    写什么呢?无非仍是很感慨,时间流逝,过去怎样怎样一类的云云,我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想想都觉得累。

    所以我还是在这个到处弥漫着烟花过后云雾缭绕的安静夜晚,独自去面对那个内心纠结的胖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1.不要生处女座的小朋友 2.不要剥夺小朋友们的童年,后果很严重

    最后,情人节快乐DD

  • 2010-01-26

    钱袋子

    这个新称号很好,很符合我的形象,鼓鼓囊囊的。

  • 2009-11-26

    奔放的人生

    我一向不太喜欢灾难片,所以看2012也觉得就那么回事儿。在生死这事儿上,我是个坚定的宿命论者。我相信生死有命,所以我不想操心去想世界末日的事儿。

    但我记住了老泪纵横的黑人老伯那句话,“we lived, hell of a life"我真的很希望当我接受死亡的审判时,也能做出这样简单而出色的陈词。

    这两次去波士顿和罗德岛,一路想了很多东西。人生是个很短暂和脆弱的东西,所有的身外之物都可以留下,钱,房子,公司和周遭的一切都会继续下去,但生命,生活和思想会化作虚无,无法保留,甚至无法赠与,传递。在回香港的飞机上,我突然产生了很强了紧迫感:人生正在悄然逝去;虽然这个句子看起来无比矫情,但躺在飞机上那一刻,这种简单的真实感让我不寒而栗。我终于明白驱动着那些爱折腾的同志们的,原来是这样一种力量。

    我仍然很希望更有钱,住更大的房子,开更好的车,那些都是我追寻着的奔放人生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我在想,比一场奔放的人生更加吸引我的是,奔放追逐的过程。

     

    很难 BY 张震岳

     

  • 2009-11-03

    going home

    Sorry for this late note baby, I should have written you long time ago. While you were away, I worked hard, made new friends, traveled, went to movies. And I did all that not because I was lonely, but rather, because I enjoyed. Such simple things, yet seem so amazing. I feel like I finally started to piece together my life, again. And I know I could never have made it without you. You are the final missing piece of my puzzle. I heart you and I need you.

    It's till this moment that I realize how much I miss you. SO,

    Sit tight, I am coming to get you home baby.

     

    Going home BY Sophie Zelmani

  • 2009-11-01

    陈琳

    陈琳死了。

    周中唱歌的时候还很痛快的唱了爱就爱了,还在说很久没见陈琳出现了,大概去过幸福生活了吧?

    结果,那个在MV里如此鲜活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永远也见不着了。一个让我们对生活有所感悟的歌手,变成新浪娱乐版一条小小的报道,然后几天之后将被人永远遗忘。虽然我能理解她纵身一跃前心中所怀的巨大痛苦和解脱,但生命的价值不应如此,无论那痛苦有多强烈,多绝望,看起来多无穷无尽,但最终,最终,最终都真的会过去的。

    所以我心怀感激,我能在年轻且优越的年代,经受了一段痛苦时光的煎熬。那煎熬,将支撑我在曲折的路上前行。

    爱就爱了 BY 陈琳

  • 2009-10-12

    weekend in Beijing

    帝都归来不看城。

    这可真是个震撼人心灵的地方。从景山崇祯帝上吊的老树,经过萧索的御花园,一路手抚斑驳的红墙,踏着长草的三大殿,穿过幽暗的天安门城楼门洞,走到刚刚庆祝完六十年国庆的天安门广场,我忍了又忍,仍旧热泪盈眶。

    从德胜门去定陵,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站在定陵的明楼上,我尝试着揣摩当年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万历帝在和我走过同样的路线视察完自己的坟墓后,同样扶栏远眺,都想了些什么?是缅怀旁边埋葬着的众多的父辈?还是幽怨坟墓里没有自己心爱女人的位置?还是担心层层群山后驰骋的蒙古铁骑?

    太深太多,无力消化。连胡吃海喝,夜夜笙歌都仿佛如梦似幻。每天夜里晕晕乎乎的走回地安门大街南锣鼓巷里的北兵马司胡同。这里可真有老妇人等待出征的归人?

    北京一夜 by 陈升

  • 2009-10-06

    风声

    独自去看了风声,午夜场。

    真是出久违了的好戏。走在午夜的街上,无法平静。

    我想起十月二号吃饭的时候,大家说起十一阅兵,有的说没意思,有的说很无聊,有的说又是宣传做秀。我没说话。后来有人单独问我,觉得阅兵怎么样,我说,感人至深,潸然泪下。

    我也明白,阅兵当然不过是一场秀,不过是一个仪式。就像以往皇帝加冕或者祭天时的场面一样。然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十几亿人的国度里,兴衰就映在这些秀,这些仪式里。

    当我们今天回望,到乾隆年间,中国沿袭了两千年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传承终于在西方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的浪潮的对比下走到了尽头。于是从鸦片战争起,中国人用尽各种办法,承受了无尽的迷茫,痛苦,战争,流血,只为能突破两千年来的民族瓶颈。在这当进程中每个炎黄子孙都用自己的办法做出了贡献,虽然当中的绝绝大多数人,并无法在有生之年理解民族的困境,也无法理解他们的贡献。但他们都从各自的角度,用各自的理解尝试着解救飘摇中的国家。林则徐也好,洪秀全也好,曾国藩也好,李鸿章也好,慈禧太后也好,康有为,谭嗣同也好,孙中山也好,蒋介石也好,毛泽东也好,邓小平也好,都是一场场因果,我们无法单独去评价他们当中任何人在这场过程中的功过是非,但缺少任何一个,都将重写这进程的历史。在伟人之外,中国大地上的每个个体,都用自己的方式,不论是忍受,挣扎,离散,饥饿,流血,死亡,分担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最为痛苦和黑暗的摸索。

    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英法联军,八国联军,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抗美援朝,文化大革命。死了很多很多人,破碎了很多很多的家庭,湮灭了很多很多的梦想。在那个岁月,每一个人都不过是这场进程的缩影,每一个人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多么艰苦,多么惨烈,多么挣扎。终于。终于。终于我们进入了一个税收不再依靠农田,成功不再需要读书做官,面对自然灾害不再需要望天打卦的年代。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梦想,都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猜想,八国联军定然也从长安街走过,英法联军也如此走过,日本人不消说也肯定也走过。我想,从1839年林则徐南下销烟距今已然170年,在挣扎过如此漫长而痛苦的170年的时候,我们用这样一场仪式,对逝去的先辈做了一场最为淋漓尽致的告慰。

    我们的民族的伟大,不在我们的之乎者也,也不在我们的谦虚礼貌,也不在我们的重视教育,也不在于我们的勤劳工作,而在于我们总能在时代和的抉择和前途的危难面前展现出勇气和力量。风声最后的台词是

    “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
    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
    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意
    我亲爱的人 我对你们如此无情
    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
    我辈只能奋不顾身
    挽救于万一
    我的肉体即将殒灭
    灵魂将与你们同在
    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我又想起杨涟绝笔

    “仁义一生,死于诏狱,难言不死得其所,何憾于天,何怨于人?惟我身副宪臣,曾受顾命,孔子云: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持此一念,终可以见先帝于在天,对二祖十宗于皇天后土,天下万世矣!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

    又想起谭嗣同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之所以不昌者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祖先告诉我们,在变革的路上,没有捷径。于是才有我们的今天。

     

     

    晴朗 By 许巍

    回家的路上,满脑袋都是这首歌,找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了。

     

     

  • 2009-09-29

    我喜欢看书

    夜不能寐。

    一个人的时候,只靠游戏和看书打法时光。床头有一大摞书,每看一本就随手丢在那里。我本来读书习惯不好,喜欢随手翻开看。尤其是新书,总不肯老老实实的读下去,只管从中间随机看。看得下去的,便囫囵吞枣的粗读一遍,找不到感觉的就随手丢开。读完觉得有兴趣,再翻来覆去来回细读。细读时也不大按顺序,只按照兴趣到处跳跃。只是看的次数多了,总能最后看完。如此这般,总无法条理的看完一本再看一本,每次都是凭感觉随手抄起一本,看一段扔下,下次也不一定继续。久而久之,各种书都是一扔。开始打扫卫生的阿姨还收拾到架子上,后来大抵是因为无法抗拒我不停的扔而产生了挫败感,干脆听之任之了。以前这些书最后都汇集于厕所,但自打DD上学去,爸妈占据了主人房大厕所,我的活动空间进一步缩小,干脆把书都搬回床头。于是床头现在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最多的是历史书籍,主要是黄仁宇和钱穆,还有全球通史;米兰昆德拉,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之类颓废书籍也有;亦舒的小资文学也有;余华也有,北岛也有,还掺杂着格雷厄姆,笑傲股市之类的上进书籍;还有三国演义,甚至还有一本看不下去的王小波杂文集。大概如果阿姨一直不收拾,总会有一天我需要挪出一个人形才能睡觉。

    我热爱买书。尤其在香港。长途飞行前总在香港机场买亦舒。在九龙,如果有时间,就去又一城的书店泡几个小时。香港的书店有个好处,就是中文书很少。少才能耐下性子一本本挑过去,慢慢淘,最后终于发现好东西。深圳现在都不兴书店,动不动就是书城,进去放眼就是书山书海书长城,立刻没有了耐心,所以总让人提不起兴趣。也只有物质生活这样的boutique书店,每次去才有收获。又一城的书店,也蛮大,可中文书只占五分之一,还有大半是漫画,旅游指南,心理鸡汤和菜谱一类我从不染指的东西。所以真正能看的大概只有五六个架子,每次泡一两个小时,刚好看一遍。这里有装订的让人摸着就兴奋的北岛,牛津出版社的。牛津还有一系列各种各样硬皮书面的杂文集,北岛啊,董桥啊什么的,当中总能挑出一两本很棒的。亦舒也是,天地的,从玫瑰的故事开始,排开一层。新书在右边,雪白的,老的如喜宝,印度墨,迷迭香一类,都堆在左边,大多有些微微泛黄,好看的不得了。中环兰桂坊斜街以前还有一家三联书店,在地下。位置很棒。在高盛短短的日子里,下班常去。挑累了书,转角就是翠华,镛记和陆羽茶室。那个时刻,特别体会中环的魅力。这书店,貌似最终也烟消云散在中环繁忙的商业世界里,有点小伤感。幸而我还从中扛了几本砖头一样的剑桥明史,隋唐史。其实深圳大概也能买着,但不知怎的就喜欢在香港买。网上其实也大多能买着,但对我而言,蹲在那里一下午,淘出几本有趣的新书,抚摩着书壳,然后占为己有的感觉是人生无可替代的享受之一。

     

    quelqu'un m'a dit  BY carla bruni

    虽然我讨厌这个做秀反华的女人。但这首歌陪我走过无数个孤寂的夜晚,直到今日,时光飞逝而去,年少不再,我仍旧无力抗拒。

  • 2009-09-15

    c'est la vie

    纽约开车回波士顿的路上。DD问我在想什么,我说,看别人,想自己。看别人的人生,去感悟自己的人生。我并不在意别人过的比我好或不如我,又或者我喜欢或不喜欢美国。以前也许在意,但今天我全然不在乎。然而生活的过程中全力以赴与否,相较之下,确是有若云泥。同是每天24小时,同是住在一个城市,同时在这世上走一遭,大家看到风景却是如此不同。我此时此刻,只希望在有限的生命里多走一点,多看一点,多想一点,多做一点,能让更多的人听到我内心深处的呼声。此时此刻,人生的真谛对我而言就在于折腾。周围的芸芸众生里,总有个把人,衣食无忧,生活不愁,全然可以翘起二郎腿过上一辈子;又或者一无所有,无亲无故,大可以向生活妥协过平淡的日子,然而他们却毅然决然的选择去折腾自己的人生,折腾出身边熟悉甚至舒适的一亩三分地,去挑战自己世界的边界,去看看别样的风景。其实,我的的世界不就是这样一群人在引领,推动和发现的么?面对这群人,我心怀无比的崇敬。我觉得,他们有意或无意间,掌握了人生的真谛。

    当我在车上说出那番话和此时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都觉得感慨万千。我不禁觉得人生是一件无与伦比的事情。一个我这样曾经无比抑郁,深信自己心中的痛苦,纠结和孤独乃是与生俱来的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如何能产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此刻仍被奔流的思绪心情所淹没着,无从回答。也许在很久的以后,我才能在回顾中找到这个答案。然而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之前长久萦绕我脑中问题:人究竟为什么活着,终于有了一个阶段性的答案。大概在外人看来,我的这问题每个都近乎于一场笑话,但我却苦苦追寻了十几年的答案。还好没有中途放弃,还好心中存留着一盏小火焰,还好有DD

     

    有时候,我想,Chris Martin一定参透了生活的真谛。

    life in technicolor BY coldplay

     

     

  • I'm in Boston rite now.  It's my 4th time here but really 1st time get to spend some quality time here. I stay rite beside BU, walking distance from Red Sox home arena. It's quite nice and quite interesting, so different from the west.  

    i can see from my window freshmen going into their college life. geee, college life, where did my college life went? it's already fading into the back of my memories now. but, i still sort of remember it was the best part of my life, probably.

    maybe three years down the road i will think now is the best part of my life? ironic huh?

    所以,我想,人要活在当下

  • 2009-08-03

    最近很忙

    姜饼人小朋友最近很忙。都在忙大人世界的东西,看股票,看房子,凑奶粉钱,找朋友,在公司里唧唧歪歪等等。大人们的世界原来也可以很有趣。

  • 2009-06-20

    Paris, again

    相对于坐在阳光下的巴黎街头,我宁可在摇晃的火车厢里,穿行在阿尔萨斯蜿蜒的山谷间,勃艮第起伏的山丘上,要么诺曼底悬崖上一望无际的田野里。

    所以我不想去挤周末的卢浮,我宁可好好睡两天,迎接英国的火车。

     

  • 有时候我真的好奇到底谁在看我的博客。一个如此平淡的地方。

    以前写博客,总挣扎于被阅读的感觉和既想显露某种东西又怕变成装的烦恼之间。偶尔我读以前的东西,觉得很有意思。现在博客于我,一如自己家。每天回家,打开姜饼人听几遍歌,看看我常看的一些博客链接。当中真正认识的一些人,大多不写了,还在写的,不过素昧平生。

    曹小姐问我怎么能如此荒废自己博客,我也不知道。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就像我不再喜欢看师太小说,也不喜欢看我以为我会喜欢的林夕,我不再有过去那样的倾诉欲望。我依旧喜爱纠结的人,讨厌心中无火焰的人。但我越来越无法接受像师太或者林夕这样,一辈子纠结于白墙白衬衫一类同样事物的人,虽然我曾觉得这种纠结无比让人迷恋。心中不再纠结的东西,也就不再想说。依然纠结的东西,抽象而跳跃又庞然,无法描述。

    当然,也许是我变了。我也许就是师太描述的那种到了中年就车胎缠身,脑袋光秃,衣冠不整,庸俗不堪,不解风情的小生意人吧。也许吧,的确听起来可怕极了,但总留在原地,被自己心中某种藤蔓束缚一样让人无法忍受。

    I'm a traveller at heart, though travelling doesn't always happen on foot.

     

  • 2009-06-03

    Kimura

    看完了悠长假期。

    我不太爱看日剧的,但NHK的大河剧和木村除外。有木村的剧,剧情如何都不重要,看完木村的角色,总会让人心里多点什么。人从悠长假期,Hero,华丽一族到Change,甚至2046,木村扮演的角色,除了都帅得让人无比羡慕外,灿烂的笑容和歪头思考间,总有种摄人心魂的魅力。这魅力,超越金钱物质,超越名誉地位,无与伦比。真不能想象现实生活中任何活生生的男人能有如此风采。

    看日剧,越发觉得日本人实在好像化石版中国人。见面就是不停的鞠躬点头,像极了清末录像片段。所有的日本作品,小说也好,电视电影也好,甚至漫画,都总会去探讨信念啦,梦想啦一类非常内省的话题,加上保守又传统的社会,总觉得好像黄仁宇给明朝的注解:一个停滞而内省的朝代。

  • 2009-05-28

    IE8

    IE7升级成了IE8,Vista升级了新的SP,让人抓狂程度与日俱增,真不知道新的Windows7会不会也是个Vista抓狂升级版。于是倒向了Google Chrome。自打我十来年前短暂的用过一下Netscape之后,这是我首次尝试IE以外的浏览器。

    我突然意识到,我正在见证微软这个IT巨无霸盛极而衰的过程。虽然这个过程如此缓慢,一如所有巨人倒下前漫长的过程。微软在核心业务的技术能力和创新意愿,已经远远落后于google和苹果,如果再找不到一个盖茨或者乔布斯式的领导者,sun今天的命运就是微软未来的结局。

    时间将再一次向我们证明,任何技术型公司由非技术背景的MBA掌舵,都将是一场灾难。因为MBA永远教不会vision,creativity, innovation, passion,courage。MBA和公务员一样,就是个毁人不倦的东西。

    Business is never just about business

  • 2009-05-21

    rock @ heart

    春天里 汪峰

     

    I heart rock

    All the way

  • 2009-05-12

    许巍

    许巍演唱会结束,我们几个爷们儿聚在一起:

    “听的怎么样?完美生活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扛不住了,哭了,一直哭到蓝莲花”

    “唉,哭的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哥们太纯洁了”

    “热泪盈眶啊”

    文字已苍白。

    然后一起去旁边钱柜,喝酒,吃饺子,把完美生活,曾经的你,故乡再唱一遍,蓝莲花唱两边。唱郑钧,唱周杰伦。唱我们飞逝而去的年代。完事儿,相拥告别。

    这就是,完美生活

     

  • 2009-04-21

    停车与逃命

    曹:你为啥要这么麻烦把车尾倒进车位? 

    张:因为出去方便

    曹:倒出去不是一样?反正怎样也是麻烦一次

    张:那不是,假如万一,就万一我要开车逃命,怎么倒的出来?

    曹:你都不想活了,为什么还要逃命?

    张:不想活不代表不能选死法嘛,我总还是不想被怪物吃掉的。。。。。

    以上是我和曹小姐在某停车场的对话。其实,我在乎的不是逃得性命,而是逃命的乐趣。

  • 离散也是狗屎生活前行的一部分。没有狗屎铺垫,哪有那一刻的high?只有不停折腾自己的人,才有奔放的人生。

    是吧宝贝?

     

  • 2009-04-11

    许巍

    期待以久的许巍演唱会,就这样的发生了,我居然懵然不知。还好,还有场上海的,虽然总觉得上海和许巍的气场有点犯冲。我觉得,听许巍演唱会应该会比酷玩的更high,虽然酷玩的演唱会远远超乎我想象,Chris Martin和Will看的人血脉贲张;但能跟着歌词一首一首跟着大喊的感觉大概是不一样的。有人跟我们一起看不?

  • 2009-04-06

    blah blah blah

    有时候,大多在听歌开车的时候会想说,其实我的人生也挺不错。工作算自由,行动算自由,经济也算自由。在我目所能及的生活范围里,没有很多实质上的限制和束缚。如果我真的愿意,我可以随时去世界上大部分的角落去干大部分我想干的事情。然而实际上,我并不愿意。有时候会想,实际存在而又不会发生的自由究竟是一场性格注定的悖论还是因果始然?

    前两天和同事处女座的雪儿同学在MSN上简单聊了几句。我说处女座就像出家人,不是和尚,和尚太世俗,而是道士。仙风道骨,只为追逐心里虚幻的世界。处女座内心里的所有需求,都是形而上的。对物质和实际的生活的要求,大多是低的。处女座往往过着简单的生活,有朴素的外表,却有华丽纠结和狂野的内心。如果从性格决定命运的角度去看,处女座就是个悲剧星座。内心无名悲哀,究竟是与生具来还是生活制造?

  • 2009-02-22

    live

    http://you.video.sina.com.cn/pg/topicdetail/topicPlay.php?tid=2455927&uid=1571750143#18872934

    看得真开心。

    让我想起大学时不断挑战闭眼魔方的兄弟。生活大多很无趣很卑微,但心中有热情的人,总能在当中寻找到自己的精彩。Maybe this is what life's really about

  • 2009-02-16

    潜伏

    加班加点看完了潜伏,真好看,中国电视剧编剧水平上台阶了。只是这个结局,虽然没死人,却让人格外郁闷。整一早上想到就觉得堵的慌。不知道怎地,“结发夫妻”这四个字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真是沉甸甸的四个字啊。

  • 2009-02-03

    生两个好

    来自潮州的马总说最好生四个,我说生两个就好,退休的时候刚好凑桌牌。老妈立刻说,退休的时候还凑桌牌,估计人影都见不到了吧?我说我打算四十岁退休,然后回学校读历史去,这是我的梦想。

    我以前不是很多梦想的么?Where did all the dreams go?